hi,欢迎来到橙色云工业产品协同研发平台!
24小时咨询热线:400-800-1557

传小米裁员10%,HR已开始约谈

C次元 2022-02-14

小米移动互联网

3820 字丨阅读本文需 14 分钟

       作者丨查攸吟

责编丨崔力文

编辑丨别    致

在攀登商业帝国巅峰的道路上——衰,员工惨;兴,员工惨

“小米开始裁员,全公司10%。”

上周六下午,小米集团再出“裁员”传闻。而且这一次,有人干脆在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上,建起了名为 #传小米裁员10% 的热门话题标签。

近一年多来,来自“互联网大厂”的裁员消息,早已令人审美疲劳。上自百度、阿里、腾讯这号称“BAT”的三家,下到近年来快速新兴的字节跳动、快手、滴滴。只要最后没裁到自己头上,多数人已经是懒得理会。

事实上,以小米这类主攻硬件的企业而言,随着移动互联网红利期在2019年的落幕,能够拖到现在才启动裁员计划,这本身反倒更具新闻性。

01

增长尽头的互联网大厂

当然,裁员对不少小米员工而言,并不是什么突然袭击,而更像是“狼来了”。

早在去年11月末,坊间就流传着这样一则消息:据内部人士透露,除了手机业务不动,小米其他业务,尤其是生态链上的一些业务将进行大规模裁撤,预计裁撤总数将达到全部员工的20%左右。

“预告篇”显然早早就有了。只不过最初实现的方式,出乎了大家的预料,因为用的是“末位淘汰”的名义。

去年十二月末,有小米员工在网上吐槽称,企业年终考核强制将绩效分为C的比例,设为强制性的10%。

而自己作为组内唯一的新人,被leader安排,去为整个team“扛C”。

从字里行间看,这位小哥发帖时似乎已经是认命了。其在吐槽结果的末尾向大家询问,自己这种情况是否能拿个N+1。

两个“10%”相加,基本拼出了这个裁员计划的全貌。

显然,小米的裁员,将分为隐性和显性两类。

前者援引“末位淘汰”逻辑,划出10%的需要强制打C的末位淘汰人选;至于显性的那部分,便如同上周六脉脉上的这个热门话题。

至于在HR约谈优先名单上主力,想必以新员工甚至应届毕业生为主。毕竟,许多去年秋季入职的同学,大多还没过掉6个月的试用期。无论是裁掉一年内的新人,还是试用期未结束的员工,其成本要远远低于裁撤掉一个有数年工龄的老人。

事实上,在整个2021年期间,中国互联网企业最常见的关键词,莫过于——优化、缩编以及裁员。而伴随着裁员的现状的,还有互联网行业的整体招聘要求的水涨船高。

据相关数据显示,2021年内入职的“大厂”新晋员工中,985以及有过海外留学经历者高达近65%,其中研究生学历占比达到了75%之多。

而且水涨船高的不只是学历,还有实习经历。

根据统计,那些有幸提前被“大厂”录用的22届毕业生中,有超90%的人具有两份及以上的互联网相关实习经历。

简而言之,其“内卷”的程度之深,堪称是一个大写的“惨”字。

▲ 实际上,别说入职,在大厂谋个实习的机会,都已经不那么容易

从2000年到2020年,是互联网产业爆发增长的20年。从第一曲线的互联网,到第二曲线的移动互联网,其势头之盛,以至于在本世纪初你只需要加入任何一家一、二线大厂,并且稳定地工作到现在,那么现在至少手握着国内一线城市几套房。部分有头脑者,甚至已经实现了财富自由。

然而,正如所有盛宴都有落幕之时。“大厂”原本那飞速增长的势头,在最近几年内却明显放缓了。

原因也很简单:中国乃至于全世界范围内,该有手机的人都已经有手机了。而且每人每日刷手机的时间就只有那么多,经常会登录的APP其实也只有那几个。

▲ 人人每天就24小时,常用的APP也就那么几个

总之,当蓝海变成红海的时候,哪怕大厂招了再多牛逼的人,但是蛋糕总量摆在那里,任何一家想要分多一点,就代表别人会少一点,那必然得经过一番商场中的殊死搏杀。

用实体商业来打个比方,这就好比在住宅区边上开超市。当整条街,周边三四个小区周围只有你一家零售店铺,作为老板你尽可以把边上两个铺位的店面都盘下来,打通后招募新店员来扩大经营面积。而为了从周边尽可能获客,甚至可以雇个迎宾在店门口负责搞促销,外加几个零时工,节假日负责去周边小区门口派传单。

这样的操作,持续一段时间之后,周边地区的客流数量基本固定了。正如同今日“大厂”所面临的局面。

▲ 减员增效的优先被裁减对象

想要继续获得收入上的增长,从提高客流方面已经没多少空间了。然而既然是做生意,想要获得利润也不一定全得靠营收的增长。比如说,想办法把成本砍下来也是个办法。

怎么砍成本?裁员呗。

首当其冲的,自然是门口搞活动和发广告的零时工。然后设法调整排班,在活不减的基础上将员工的工作量提升上去,再适当裁撤掉一部分人力。

于是节约下来的这部分人力成本,就可以被纳入到利润中去了。往好听了说,这便是所谓的“减员增效”。

大厂们所面临的问题,以及主要的应对策略,上面的例子可以一言以蔽之。

当然,正如那句“幸福者通常千篇一律,而不幸者却各有各的不幸”。所有“大厂”都面临着各自的问题,而小米的情况也自有其特殊性。

02

小米的困局和机遇

年轻人的第一台手机、为发烧而生——曾经的小米,也有过一段熠熠生辉的岁月。

上班不打卡、轻绩效考核模式、超扁平化管理体制,在那段长达6~7年的飞速上升期,上述体现这家企业卓尔不群的特性,迄今仍令“米粉”们津津乐道。

然而,从筚路蓝缕到创造辉煌是一回事,家大业大之后再设法更上一层楼又是另一回事情。

2018年7月9日,小米集团实现了登陆港交所的上市“小目标”。在当时持有企业股份的7000名员工中(总员工数量约14500),诞生了9个亿万富翁与大约5500名千万级富翁。

从创业公司变身为上市公司,虽然安抚了数以千计8年多来坚持奋斗的资深员工们,却也为这家企业的未来发展,打下一个大大的问号。

2010年至2015年间,小米所实现的高速增长,其实是脚踩着移动互联网这个互联网时代的“第二曲线”,背后的实质是智能机对于功能机庞大的换代需求。事实上在2016年,这一刚需基本已被消耗殆尽,小米公司的发展,也陷入到瓶颈阶段。

在这之后,虽然3G对于4G的换代需求继续出现,但势头已明显不及上一个时代所猛烈。

想要突破瓶颈,则必须一改此前走性价比路线的基本产品形象,在品牌的高端化,旗舰产品的定价上实现突破。毕竟,所谓“年轻人提供第一台手机”和“为发烧而生”这类表达的背后,也意味着产品立足于中低端市场的现实。

从2016年至今,小米做过许多的努力。

▲ 颜值和性能足够,但价格却止步于5000一线的Mix4

从人气产品Mix系列到各代的小米旗舰机,都蕴含着向着真正意义上的高端机发起冲击的企图。但这些努力均未从更根本上提升品牌力,小米手机被迫长期驻足于中端价位手机的门槛上,而难以再有寸进。

实际上,迄今为止唯一能够在智能移动设备领域和苹果公司“掰手腕”的中国企业,也唯有华为而已。而自2019年,华为在遭受特朗普政府制裁,被迫让出其个人设备的市场份额以后,无论国内还是在全球范围内,最后的主要受益者都是苹果公司。

小米也曾试图从生态链角度,去挖掘企业的第二增长曲线。其结果便是,企业的雇员总人数从3年多前上市时的14500人规模,逐渐增至2021年第三季度末的3.14万人规模。除去为了造车而招募的力量,多被填进了米家有品系列的坑里。

然而,如此投入的收益又是如何的呢?

无论是2018年推出的智能家居套装,还是之后陆续上市的各类米家系列智能家电,其市场反响虽不能称平平,但也着实没什么特别亮眼的地方。推动企业继续发展的第二曲线,并没有从这条赛道上出现。

会有这种结果,其实也不值得奇怪,毕竟家电是最典型的耐用消费品。而我国白色家电市场的饱和,其实比智能手机还要早上个七八年时间。

▲ 工作日灯火会持续到凌晨的小米大楼

家电的智能化,虽然是一种大势所趋,也确实能为用户提供不小的便利性。例如吸顶灯、空调、电饭煲等的远程控制功能。然而这些功能,却并非必不可少的。以空调为例,在新添置空调时,你可能会选择智能设备,但却鲜有人会为了换个智能空调去淘汰现在用的好好的旧设备。

而从目前传出的各类涉及到裁员的细节看,小米未来将会把重点聚焦于稳固和拓展手机等个人智能终端产品方面,同时会全力推进其造车大计。至于“生态链”方面,虽然并不会被放弃,但对各业务部门进行全面“瘦身”,以便停止这些没有显著受益的扩张,在“减员增效”的同时,将资源集中到当前最重要的项目上去。

根据世界银行2019年发布的《全球20个主要国家千人汽车拥有量数据》,截止2018年数据,美国的人均汽车保有量为0.837、德国是0.589、日本为0.591(其中约1/3为日本特色的小排量微型车型“轻自动车”)。而经济远不及上述发达国家的马来西亚、俄罗斯,人均汽车保有量也达到了0.433与0.373台。

至于中国,在这个表上的数据则是0.173(根据交通管理局2020年末数据则为0.191),排名第17,仅仅高于印尼(0.087)、尼日利亚(0.064)和印度(0.022)而已。虽然在近两年内,国内私人汽车保有量数据一直在增长,但相比美日等发达国家,仍存在足够的增长空间。

更重要的是,当前汽车产业正面临新能源化以及智能网联的百年未有之变局,传统跨国巨头耗费百年所构筑的壁垒,已被特斯拉、蔚来、小鹏等造车新势力证明是可以被穿透,并且有一番作为的。

“造车将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次重大创业项目,我愿意押上人生所有的战绩和声誉,为小米汽车而战!”

正如雷军在去年3月末官宣“造车”时的感言。从“雷布斯”再向着“雷斯克”转型,才是小米乃至雷军本人当前的第一要务。

至于将小米手机推向高端化市场的梦想,他也同样没有放弃。

就在几日前,雷军曾在微博发布消息称,2月8日下午,小米举办了虎年开年来第一次重要会议——高端化战略研讨会。其在会上再次强调,高端之路是小米成长的必由之路,也是小米发展的生死之战,会坚定不移执行高端化战略。

而为了实现这个高端化的目标,集团将在5年内投入1000亿资金,并且“从今天开始,小米集团正式组建高端化战略工作组,在‘三年手机销量全球第一’战略牵引下,产品和体验要全面对标iPhone,三年内拿下国产高端手机市场份额第一。”

在这个虎年的开端,手机高端化与造车,已经成为小米当前最为重要的两大项目。至于其他的,都必须为此让道。

所以,无论是拨给造车的100亿美元,抑或是投入到手机高端化战略的“5年1000亿”,都堪称是惊人的大手笔投入。

在这个农历虎年刚刚到来之际,小米乃至于雷布斯的宏图大业,已经借着这场不算突如其来的裁员而昭示无疑。即便最后,这两项大计只成功了其中一项,但对于小米而言,都将是其期待已久的“第二曲线”。

那么不禁反问,这一切的代价呢?

“仅仅”是六千多名新人员工,将从这个料峭的新春,去重新投简历……

只希望他们在离开之前,都能领到自己应得的奖金。

查攸吟

没有万无一失的

防呆措施

- END -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本网。非本网作品均来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您发现有任何侵权内容,请依照下方联系方式进行沟通,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0赞 好资讯,需要你的鼓励
来自:C次元
0

参与评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0/1000

为你推荐

加载中...